EOS生态格局生巨变,联盟浮出水面,Block.One或成“空壳”

文 | 金木 编辑 | Daisy

前言

高度财经从多方消息源获悉,由Block.One前联合创始人Brock Pierce和前副总裁Thomas Cox牵头成立的EOS Foundation(基金会)已经被团队重新更名为EOS Alliance(EOS联盟),并于本月开通Twitter和Telegram等官方沟通渠道,将在本月18号正式对外官宣。

根据我们收到的最新资料,该联盟已经收获了EOS New York、Acro EOS、Blockmatrix、BlockSmith、CryptoLions、EOS42、EOSDAC、EOSKH、EOSPH、EOSRIO、ghostbuster、HKEOS、Meet.One、Node one、shEOS 、EOS SW/Eden、EOS Cannon、EOSphere、LiquidEOS、EOS Beijing、Silicon Valley、EOS Village、EOSYS、EOS ADD、Oracle Chain 、GenerEOS、EOS Store、EOSCafe、EOS Pay、EOS Tribe、EOShenzhen 、EOSeoul、EOSfishRocks、EOS Vietnam、EOS Ono等多达35个节点们的支持。

在官方Twitter上,EOS联盟对外宣称该组织的使命为“Empowering EOS For All”,坚信EOS社区中的每个成员都拥有发言权,致力于向社区成员提供一个促进信息交流和合作决策的平台。同时向社区预告,在8月18日,联盟将向众多媒体发布新闻稿。

联盟的必然之路

7月23日,Brock Pierce在EOS Family Day上发表欢迎致辞,初步向与会人员透露了他正在推动的EOS Foundation(基金会)的构想,这场Family Day聚集了Thomas Cox 、Brock Pierce 和其他 40 多个海外、20 多个国内知名节点团队以及近 20 个Dapp 团队。

基金会在近期被Brock和启动团队更名为EOS Alliance。因此接下来将统称为EOS联盟。

Brock表示,联盟初步的设想是成立一个由7名代表性委员所组成的社区董事会,从第3个月开始随机抽取一名,通过类似选举节点的民主方式来将其替代。而后在6 、9、12月均替换掉2名初始董事,恰好在1年内组建一个完全通过投票机制选出的董事会。

Thomas Cox可能会担当创始执行董事,他现在是基金会的临时执行主任。

资料显示,Brock Pierce是加密数字货币产业的激进者。早在2001年,他创立了网络游戏娱乐(Ige)——一家开创了MMORPG货币出售服务业的公司。2013年,与巴特兄弟和布拉德福德·斯蒂芬斯共同创立了风险投资公司BlockChainCapital(BCC),担任管理合伙人;2017年6月,在Block.One中担任联合创始人和业务顾问,成为EOS最早期的发起者和推动者之一。

在今年3月份,Block.One在一封致John Oliver的公开信中,首次透露了Brock的离职事项。原因是Brock决定投入更多精力于他几个月前在波多黎各启动的项目。作为EOS的直接开发者BM(Dan Larimer),对于Brock Pierce的离职则表示他仍会以非官方的身份参与EOS项目进展。

上个月初,Block.one副总裁Thomas Cox在直播中表示,他将离开Blockone,虽然不能透露太多,但解除了雇员身份,他将可以更好地参与到EOS社区的治理中。Thomas Cox被称为社区治理专家,希望看到ECAF能有中文的仲裁员,也希望有更多中文母语的仲裁员加入仲裁中。

这一切都为接下来EOS联盟的推出提供了合理性。值得关注的是,离开Block.One的这些成员现在都在尽力划清该组织与Block.One的关系,Brock在采访中再三表示这是一个没有权力的公益性组织,以Block.One的立场来开,其不能也不应该参与该组织所做的任何事情。

有趣的是在本月,现任Block.One首席执行官Brendan Blumer开始对外否认Brock的联合创始人身份,只承认他是该公司的业务顾问。在过去不久BM所提交的新宪法草案中,将“代码即法律”提上了日程,试图以代码合约的方式来取代ECAF的存在。

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EOS可谓是区块链世界里的耀眼新星。3月份开始,EOS超级节点的竞选投票使得币价从6.1美元飙升到4月末的23美元最高位,随后一直持续走低,如今已经跌破5美元,相比于最高点已经跌去了8成。

此外,主网上线后,开发者对Ram的需求引起了投机者的恶意炒作。目前 EOS 系统已经出售了 80% 的内存,但是内存的真正使用率却只有 1.76%。尽管BM在7月7日晚表示正在开发一个基于Ram的衍生品——DRAM,但此举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EOS内存依然可以投资。

Block.One作为官方存在,在社区治理上发挥的功用实在有限。一方面节点自治的原则成为其直接参与的阻碍,另一方面还要承担来自SEC等机构的监管风险。一位对EOS保持关注的爱好者表示“其超过1亿的持仓使得Block.One成为了不可小觑的大户。仅此而已。”

因此对于节点来说,与“官方”保持良好关系的好处一是在社区形成影响力,二是有助于获取官方的“持仓”。Brock在演讲中表示:“现在基本上有两部分有话语权的团体,一边是Block.One,一边是节点们,双方都没有实现最高效的沟通。甚至有些群体至今无法发声。”

这成为EOS联盟建立的初衷——创造一个有组织的媒介以促进彼此间的交流。

在联盟的初步构想里,由 7人代表委员组成的社区董事会之下还会组建专门负责沟通的部门,了解节点、 Dapp、交易所等各方的合理诉求。此外,还会建立4个不同中心的7人委员会来分管统筹宪法、仲裁、WPS 和 Dapp方面的工作。

社区由谁统治

根据国内一些节点们的说法,除了EOS联盟向社区释放出的一些公开信号,联盟的具体成员以及加入规则都还未知。现任Block.One首席执行官的Brendan Blumer和首席技术官BM对此也并没有公开表态。

某节点方表示:“Block.One方面可能会有一人加入,他不需要辞掉已有的工作,只是作为代表参与。”根据Brock对联盟的定位,董事会团队将由世界上所有重要的地区和所有重要的成员代表。这些成员的权威性与知名度将直接决定EOS联盟的在生态体系内的话语权。

目前来看,BM或将成为最大的不稳定因子。一方面很多EOS爱好者是出于对BM的信仰,这个在区块链世界里唯一开发出3个明星项目的传奇程序员,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收获了很多追随者。他的加入与否牵动着EOS社区的共识能不能保持稳固。

“即使不能入选董事会,联盟可能会设立2个观察员席位,用以吸收不可忽视的参与力量。”一位节点方认为,如果联盟能够吸引到足够重要足够代表性的成员加入,那么他也将会参选,毕竟这在这个生态里将会举足轻重。

从BM过往的履历和如今在EOS生态中的参与度,事情恐怕并不会太过顺利。某种意义上,现在的EOS发展形势正在步入BTS(比特股)的后尘,而BM在BTS社区被理事会投出局的阴影还历历在目。自从主网上线之后,来自节点们的“去BM”呼声便愈来愈高。他为社区做出的每一步决策几乎都是在向节点和社区的对立面更近了一步。

在主网上线前夕以及提交新的RAM议案,BM几度退出群聊,这展现出他并不足够的忍耐性。他是一位强烈的理想主义者,为BTS和EOS定下的初衷都如出一辙——实现个体金融自由,保障公民的财产、自由乃至生命安全。过分的理想主义将会带领他驶向一意孤行。

“现在的BM有点膨胀,”一位观察人员表示,EOS联盟的成立将会逼迫BM回归到最需要他的地方——技术突破与创新。无论联盟决不决定吸纳他,结果都是会削弱他的话语权。他需要摆正自己的姿态,尽量不为社区带来分裂。

应当看到,主网上线之后,Block.One的治理空白导致节点们出现嫌隙,分裂链和黑庄群的出现都说明了治理的亏空。由最初的团结一致转变为小规模的各自为营,从长期理论上来说,节点们应该过于分散而不能靠的太近,但对于如今糟糕的行情和还不太坚固的生态,分裂并不是件好事。

“这最终要看Brock在背后怎样推动”,消息人士表示。现在他对外再三宣告联盟并不具备任何权力,希望外界不要过分解读。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毕竟区块链世界中的共识已经成为主导生态的核心力量,那些主要意志的加入必然形成强大的共识体。

Block.One或成“空壳”

现在社区的另一个担忧是,Block.One是不是正在被取代?“讨论取不取代的首要条件是,我们对双方的定位是什么?”观察人士表示。Block.One作为EOS的发布者,很早就对外界宣称自己只是一家软件公司,发布的EOS.IO是一个免费的开源软件。

使用这款软件,可以发布一个区块链或者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但“Block.One公司将不会发布基于EOS.IO软件的公共区块链项目,最终将由第三方和社区以及希望成为吃螃蟹的人共同启动。Block.One公司不保证也不承若一定会有人去做这个事。”

对于Block.One来讲,“它不需要也没有权限对社区展开治理,现在其官网的两个IP都是封掉的,监管风险也早早被规避掉。”观察人士分析道,在法律层面上SEC可能对其无可奈何,但真要监管起来,还是有办法。

“如果联盟成立,并且吸纳这个生态的主要力量,比如主要节点甚至是Block.One,”一位节点方表示,那它就和“空壳”没什么区别。而仅仅是一个手握1亿选票的大户。在某种程度上,Block.One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治理之路并不属于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