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FA田大超:链接资金与市场、中国与海外的双向跨界桥梁

文|王熙喜;编辑|金木

世界区块链基金联盟(GBFA)8月18日在上海成立。

据高度财经独家消息,GBFA联盟目前有六十五个基金,60%是国内基金,20%是香港、新加坡的基金,还有20%是欧美基金。一个项目最多可以拥有7、8亿美元的投资规模。

GBFA设立有投资决策委员会,目前是七人,一个项目的投资执行需要获得7人的一致通过。

11月5日-10日,GBFA将会邀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诺奖得主讲解公链共识算法的创新。

哈佛大学于本月18日向GBFA提出,将提供企业培训的资源。

令人惊讶的是,GBFA的发起人,链杉资本的创始人田大超是85后的新投资人,这位草莽英雄有征战天下的雄心。

沟通资金和市场两个世界

GBFA联盟发起人,链杉资本创始人,Blocknology Capital创始人,世界区块链组织新闻媒体署副署长田大超先生在会场接受了高度财经独家专访。

田大超表示,美国有充沛的资金,有很好的项目和主意(idea),但是没有强大的用户市场。GBFA联系美国最优秀最知名的基金,不仅是美国,日本、韩国、新西兰、瑞士、英国伦敦等的基金,都非常渴望了解中国。

英国基金North Block创始人 Simon Wajenberg告诉高度财经,GBFA的成立对欧盟基金是一大利好。至于基金联盟发起人是中国人,他表示完全认可。

田大超也表示,8月17日英国专家一直追着他们聊,说英国基金现在有很多资金,目前下辖50家左右的基金,很想投中国的项目,想了解中国的杭州、北京、深圳区块链的动态,也很希望中国的一些商业机构可以参与进来。

“对,我觉得挺好,就是把硅谷带到中国来,美国有大批的基金资源。但是中国的氛围跟美国还不太一样”。

GBFA首席投资官张人蟠认为区块链有两个世界,中国和中国外的世界。中国人天天在挖矿,外面的世界在做基础建设。中国不重视基础建设,而海外都在搞“高架”、“高铁”,中国的投资者在海外也没有进入核心圈。

“但中国有独特的特征:第一我们社会的个人数字化程度很高,在美国用苹果的apple pay是很难的,90%的店不接受,只能使用现金、信用卡;第二,中国企业的数字化程度很高,中小企业都是在数字平台上;第三,中国政府对区块链技术特别积极,相信将来融资也会变”。

GBFA的工作就是把中国和海外两个核心拉在一起,解决两方面的痛点。

将海内外的基金联合在一块交流,共享资源,共享想法,共享投资理念和投资项目,另外,行业需要一个标准,政府可能暂时没有时间去考虑标准,希望行业提点建议,再统一监管架构,GBFA希望在这方面做些工作。

区块链基金的投资标准要“变”

田大超表示,要建立共同的投资标准,这是世界区块链投资联盟的重点内容。在投资标准上,现在不能再用去年的“联合收割机”的手段和方式了。现在媒体有很多维权板块,大量揭露跑路走人的“空气币”。

去年的操作手段和方法是,出一个白皮书,然后拉一个大咖站台。项目并不是找机构投资者,而是拉来一些散户投资,还有大量的代投方。代投方把币散出去,然后把钱募上来,上了数字交易所以后币价就往下跌“割韭菜”,是资金盘的生意。

据田大超分析,去年投资机构评估一个项目可投和不可投的标准,就是有没有投机空间,“比如说创始人听不听话,你要是听我的话,那我可能就投你。我投你的原因是因为大量的筹码在我的手中,可以随意涨跌。那至于你的信誉如何,项目能不能走长远,那我就不管了。”

但是今年,媒体的舆论挤压,加上专业机构的入场,行业已经在归于理性。

比如GBFA 邀请到的星翰资本的创始人杨歌,极度理性专业,所有的投资都基于数据分析,有严格清晰的投资标准。“那我们就希望拿类似这样优秀的投资人的标准,去规范整个投资行业、整个的基金公司的投资领域健康的发展。”

以资本方的角度,是如何来考量区块链的项目的?田大超表示,衡量的标准有几个,首先还是看它的商业逻辑分析,创始人及团队对商业逻辑的把握。第二是侧重于看人。看人的逻辑有几个,首先他是不是骗子,第二她的能力能不能做成事,做成多大。第三是他的野心。

田大超表示,区块链带有很浓重的革命色彩,具有很强的颠覆性。360周鸿祎写的《颠覆者》一书中描述,所谓颠覆者,就是我活了,让你死,让你没有饭碗。这就是颠覆者。“所以创业者若不具备在我们看来是颠覆者的精神,至少在前期阶段他是跑不出去的。”

区块链中,项目Token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投资者要考察Token是否符合既有的商业逻辑,使既有的商业生态能够很好的运转起来。比如说像区块链游戏平台,不仅能够使开发者获得激励,然后玩游戏的人能够参与评价,获得回馈,整个社区能够运转起来。

首席投资官张人蟠则强烈看好区块链领域。他认为现在中心化的世界里寡头越来越多,导致中心化的平台和用户会成为对立面,因为用户希望服务越便宜越好,而寡头大了要利润。而在去中心化的平台,去掉收费的中间人,信息透明对称,成为大众诉求,生产关系就此改变。

并且他认为,区块链到最后一定是用户为本,而不是投资人,所以用户体验很重要。另外,平台盈利以后,既然没有中间人的存在,就应该给用户分红。“所以我们会关注很多分红的解读,实实在在地分给用户内在价值,那就不是空气币。”

田大超也谈到了现有投资机构的局限。有些投资人不是区块链领域的专业投资人,如果以过去股权投资、移动互联网投资的眼光,看待事物的逻辑来投资,可能会错过机会。张人蟠补充说,区块链投资必须All in,因为它跨界,不停的有新的理论出来。

田大超表示,欢迎秉持开放共赢理念的基金公司加入GBFA,公募、私募、Token Fund都可以,只要是这个生态体系内的基金。

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都离不开资本助力,但是现在是各个资本自己在碰,自己在撞。当然业内也出现了一些领跑者,像分布式资本,顶级物理学家张首晟创立的丹华资本以及北美的极客工场等。但是他们的全球资源不愿意共享,而GBFA是希望信息完全同步和共享的。

为什么链杉资本是发起人?

田大超表示,一是链杉资本有国际性的人才。 GBFA首席投资官张人蟠在美国读了计算机博士,后进入JP摩根,在海外留学生活超过20年,在华尔街工作将近十年;管理合伙人刘将是多伦多大学读芯片设计的,也具备国际化的基因。

第二团队具备这样的野心,他认为区块链是时代的变革,他们渴望像当年发明蒸汽机的瓦特,和这样的历史巨人站在一起,推动人类文明向前发展。虽然“我们认为我们的聪明才智不足以驾驭行业的发展,”但GBFA真的希望,联合大家一起实现伟大的抱负。

2012-2014年,田大超在中国最大的教育培训公司聚成集团,做企业的培训老师。 2014年他第一次创业,做了一家传统的贷款领域的金融公司。用了四个多月的时间,获得1.2亿的收入。

之后退出联合创始人身份,于2014年的8月获得薛蛮子和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的投资,创办另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成为中银消费贷的业务合作伙伴,客户包括平安集团、工商银行等。差不多三年的时间,在全国开了30多家分公司。

2017年,他第二次创业,创办知识付费公司听话FM,成为喜马拉雅FM、懒人听书平台的内容供应商,几个月后,获得了1万左右的收费用户。2017年底,田大超接触到了区块链。找到33复杂美董事长吴思进,成为他进入区块链领域技术方面的第一任导师。

这时他的一个朋友陈蔡工建议他,由于他的特点是看人眼光很准,那为什么不能做投资呢?再加上他身边有很高净值的朋友对他非常信任,那为什么不帮助他们做理财,然后去投资一些未来高增长的产业?

刚好区块链行业没有几家专业的投资者,大多数所谓的投资机构投机的成分也很大,“所以我就在想,既然那么少,这就意味着一次机会。意味着给了我们这些没有经验的投资人,成为老牌投资人、跻身成为头部投资机构的一次机会。”

田大超喜欢阅读,喜欢阅读《国富论》等经典经济学著作,或者是像马克思、毛泽东等有思想深度、哲学思考的著作。虽然他的演讲非常多,但他其实是比较宅的一个人,更喜欢待在公司里跟员工在一起成长。

他一直骄傲的是他可能真的是像刘备一样,非常善于发掘人才,发挥人才的潜能,这是他的天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