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天后,“敌敌畏”再次撒向徐明星

文 | 金木  编辑 | Johnny

前言

徐明星再次站在风口浪尖。

距离上次敌敌畏撒向徐明星已经过去171天。9月10日晚,一段徐明星在派出所与民警对话的视频流出并开始大量传播,视频中的徐明星说他被7、8个人故意围堵威胁人身安全。

而在另一端,大量的维权者正在组织不局限于QQ群和微信群的沟通媒介,号召群内的人员团结一体收集证据,表示“这次不搞倒徐明星将会有更多人受害。”

在名为“OKEx维权到底群(9.5合约时间)”的微信群中显示,这次的事件源于9月5日下午的合约爆仓事件。当日6时左右,比特币价格连续暴跌,而OKEx平台用户无法进行平仓操作。

网页端交易平台无法登陆,APP闪退,甚至是宕机,操作停滞。

3月24日,一名叫杨勇的维权者为了阻退OKcoin负责人,将敌敌畏喷洒在周围。半个小时,农药刺鼻的味道已经蔓延整个办公区。而徐明星是OKcoin的实控人,也是OKEx的幕后老板。

5月22日,OKEx发布公告称,将在13:00—16:00上线“我的钱包”,同时进行技术升级,在此期间暂停充币、提币、资金化转等服务。

当晚OKEx新上线钱包出现转账漏洞,站内USDT互转,A方转给B方后,B方的账户会多出USDT,而A方的USDT不会减少。漏洞直接导致出现大批异常账户,一些合约账户被强制爆仓。

9月5日下午,比特币价格连续暴跌。OKEx交易平台上一大批采用杠杆(20倍)交易的惨遭血洗。其中最大受损用户,在短短23分钟损失20000个以太坊,以当时币价折合3500万元人民币。

围绕在OKEx这座平台上的“爆仓”魔咒屡屡挥之不去,徐明星所遭遇的一波又一波维权潮,究竟是平台在监管覆盖不到的阴影之地逍遥不作为,还是炒币者内心始终无法遏制的投机贪婪在作祟?

挥之不去的“爆仓”魔咒

现在正有大批的维权者从北京等外地赶来,呼吁上海本地的难友拖住徐明星。甚至还有人直接亮出银行卡,发布30万悬赏金额来指控徐明星。

9月10日下午,徐明星被从上海红塔豪华精选酒店截胡,来到上海浦东分局潍坊新村派出所。

根据财联社记者在现场的确认,徐明星确于10日晚间被带入派出所协助调查涉嫌数字货币欺诈警情,若案情属实,依照流程会将嫌疑人送往看守所;若证据不足,最晚将于带走协查24小时后(11日晚间)释放。

根据维权群里在现场的维权者发布的讯息,徐明星至今还未能离开派出所。现场已经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维权者,正在柜台填写报案信息。其中甚至出现了一位政协委员,同样是受害者。

而与此同时,OKEx的公关部正在展开洗白行动。

先是借助媒体发布独家回应声明,以OK集团内部员工的口吻来否定维权事实,并指出《独家|我终于堵到徐明星,还一起进了派出所》一文为杜撰。目前,该快讯已不见踪影。

此外,OK集团媒体交流群内也不同往日,气氛沉寂紧张。有成员要求公关部发话,但只有一句“等待官方公告”。此后再无下文。

徐明星在10日晚间发布了一句微博,说“谣言止于智者”。但遗憾的是,下方的评论中再次有人追问宕机和爆仓事项,而据现场人员透露,徐明星正是在一片骂声中发布的微博。

围绕在OKEx的爆仓和徐明星身上的维权魔咒,一直挥之不去,如影随形。

3月30日晚间,有用户发现OKEx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季度合约价格大幅偏离当前指数。尝试下单后,发现价格没有波动,下单也没有成功。

根据OKEx爆仓记录统计,短短一小时平台瞬间爆破多头46万个比特币的期货合约,跌到最低点后瞬间又拉涨十几个点,部分空头也被爆仓。

OKEx随后发布平台公告,被迫决定将合约数据回滚至香港时间2018年3月30日 5:00。

此次回滚操作虽然暂时平息了风波,但给数字货币市场带来的影响,远大于恶意操作,交易所一次次的回滚交易,会极大伤害以去中心化为诉求的数字货币。

9月5日下午合约爆仓事件,再次引发炒币者聚集。在这些人群的诉求中,交易回滚再次被提上台面。尽管这次合约爆仓,有多人反映是由于操作受阻,但是否会再次达到回滚的程度还有待商榷。

一位从事数字资产的交易者表示,目前有合约杠杆的平台其实不多,但是只有OKEx会经常出现一旦遇到大行情就容易卡机进不去。

其他交易所得杠杆倍数没有OKEx(20倍)高,因此爆仓风险率也没有OKEx大;同时,OKEx也是出了名的以杠杆取胜,因此大部分人在OKEx交易,都是操作的杠杆。

7月12日,比特币期货市场出现一个大额爆仓单,是当时比特币期货持仓的第一名,按20倍杠杆计算,该爆仓账户的损失达到两千万人民币,而其正是在OKEx交易所。

对于用户交易受阻无法平仓,交易者表示肯定是平台的技术原因,但在当前缺乏监管的情况下,也不排除平台有放水的可能。除了OKEx之外,来自其他交易所的定点爆仓的传闻早已屡见不鲜。

所谓的爆仓是指在某些特殊条件下,投资者保证金账户中的客户权益为负值的情形。在市场行情发生较大变化时,如果投资者保证金账户中资金的绝大部分都被交易保证金占用,而且交易方向又与市场走势相反时,由于保证金交易的杠杆效应,就很容易出现爆仓。

此外,爆仓极有可能演变为连环爆仓。由于短时间内大量抛盘出现,造成价格急速下跌,而这又进一步触发交易平台高倍杠杆用户的强制平仓,并导致杠杆风险传导,形成连环爆仓。

难以遏制的“投机效应”

OKEx平台上出现的爆仓事件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但奇怪的是为何还有那么多疯狂的投机者涌入以及孤注一掷地实施杠杆操作?甚至公然发表血泪控诉,要求交易平台方来弥补杠杆失败?

投机心理是那些过分自信的人通常会表现为频繁的交易,不停的买进卖出,他们对所获得信息的准确性以及自己的判断能力都非常自信,在金融市场上,活跃着很多这样的投机者。

在荷兰郁金香泡沫迸裂80年后,在1719年又出现了著名的法国密西西比股市泡沫。这两个泡沫的相同之处是:法国股票市场的价格和当年郁金香价格一样在很短的时期内大起大落。

最终这些泡沫都走向了破灭,那些投机者在泡沫破灭过程中的哀嚎在历史的记载中还犹有耳闻。

因此在这些维权事件中,也不乏有另外的声音出现:在波动这么大,有这么多不确定性的市场去博期货,难道不是一种很傻的行为吗?这种情况的普遍只会导致数字货币市场的熊市周期更久。

一位炒币者发表亲身炒币实录,表示16年的莱特币爆仓事件,让其彻底离开这个市场。现在看来,他的反思似乎很有借鉴意义:你赶不上大牛市,赶上了也拿不住,跌起来又心惊肉跳。

还记得财经专栏作家端宏斌吗?2010年他发表博文《比特币:伟大的创新还是巨型泡沫》,表示自己接触比特币的时候才几个美分,但他立刻关掉了网页,认为这是个骗人的玩意儿。

但直到一年后,2011年6月7日比特币出现了第一个32美元泡沫顶峰后,他被暴涨的行情吸引,以125人民币买了第一个比特币,并撰文《什么东西可以升值3000倍》来推荐比特币。

在接下来的3年时间里,他将面临比特币变化无常的行情,遭遇反复无常的认知转变。但在对这个市场“爱恨交加”中,他始终遏制不了根植在心中的投机欲望和对金钱的角逐。

终于在狗狗币的一路狂跌中,这位作家连同他的基金,一起退出了这个市场。财经作家如此,何况那些普通的炒币者。

2014年2月,通货膨胀卢布贬值更加严重的俄罗斯禁止比特币交易,但在LocalBticoins.com(一个本地比特币配对交易品台)上的交易量显示,交易不减反增。

2017年9月,数字货币及ICO在中国正式定性为非法集资,并明确禁止任何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币价当即遭遇腰斩,但不久逆势反弹,促成了后来三个月的小牛市。

2018年1月,甲子光年的一篇《深访币圈:享受过一夜暴富,你再也忘不掉捷径》引发币圈讨论。

2018年7月,P2P掀曝雷潮。仅7月前三周(7月1日到21日),就有至少130家P2P出事,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显示,上半年新增P2P平台共计36家,消亡721家。

为什么市场下跌洗劫的总是那些中产阶级?在天涯上有人发言: 所谓的经济危机(也就是还债时间)杀的就是炒房,炒股,炒期货,炒P2P理财的这些人。全世界都是如此。

监管法规的“尽早出台”

GBFA首席投资官张人蟠表示,OKEx维权事件的发生或会促使相关的法律法规公布。数字货币市场一直处于法规真空状态,这是不合理的。

在日本需要注册挂牌,代币发行也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在新加坡,也要求交易所需要具备牌照,挂牌交易会规范交易所的很多行为。

此外,维权本身也需要走合规化程序。而不是每次进行维权都进行围追堵截。本次对OKEx的维权风波便有人提出24小时跟在徐明星身后,但这毕竟侵犯人身安全。

2013年12月5日,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通知,表示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

2018年5月24日两名贵州毕节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事件内容是温州瓯海的一名数字货币投资者朱先生被诈骗以太币。该事件被认为是9月4日“ICO禁令”而造成公安机关拒绝对骗盗数字货币案件立案的坚冰被打破。

2018年8月以来,有关于发布数字货币市场消息以及从事代币交易服务的公众号被陆续关停。国家层面释放出的一些信号也表明了进一步的监管会到来。

现在徐明星所待的派出所门口,仍然聚集着那些由于操作受阻而遭受损失的维权者。他们这次来的比较匆忙,并没有准备横幅等比较完善的装备。

在他们所拍摄的短视频中,大家齐心喊着这么一句话:现在是2018年下午5点14分,经侦办不看材料,不作为,要放人。我们不同意,徐明星,换我们血汗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