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鼎创新王岳华:从稳定币到人工智能,全面透视传统VC的投资之道

文 | 王熙喜 编辑 | Johnny

王岳华:台湾交通大学电信工程硕士,曾在IEEE Transaction发表过数篇关于微波技术的专业文献,现为德鼎创新基金(原德丰杰龙脉基金)合伙人,于2011年加入德丰杰龙脉,专注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物联网以及区块链相关领域的早期股权以及数字资产投资。

其曾投资易宝支付,深迪科技,微纳科技,好扑科技,AISense, OBEN-PAI,VEN,Fusion, Penta,IOTex, Quark, Heronode , Sentinel,and Hichain,etc.

前言

2011年,第3次高科技创业的王岳华被德丰杰龙脉相中,成为德丰杰龙脉上海办公室的合伙人之一。这个2006年成立的基金团队是由全球著名风险投资基金德丰杰和硅谷龙脉风险投资基金合作成立的早、中期投资基金。

能被如此知名的机构选中做合伙人,可见王岳华非等闲之辈。

在上海办公室落地窗外,是闹中取静的静安寺。王岳华一身白衬衫蓝西装,显得正式而强大。他头脑敏锐,对采访问题逐个做了标记,是我见过的对采访准备最认真的一位。他每日的工作如同现代化的高楼般井然有序,精确到分钟。

王岳华或德鼎与众不同的特质,就是始终愿意去帮助他人,不会一本帐算到底般势利或现实。王岳华曾在其他采访中透露他至今不会拒绝别人。如果是王岳华投的项目,他必定从多维度不同方面地给予帮助,即便是项目投资不了,也会提供其他方面的帮助。

美国的风险投资起于上世纪5、60年代,天使投资最早是在咖啡店里,一位教授知道学生创业想法之后,站在体恤后进的立场来做的,这事有利于老师也有利于学生,因为把事做好了,名利也便随之而来。九几年到了国内,VC已然变成一门生意了。

关于稳定币

问题自然聚焦到最近引起巨大冲击波的稳定币。

9月10日,美国纽约金融服务局批准美国交易所Gemini和区块链创业公司Paxos发行GUSD跟PAX稳定币。

随后瑞士、澳大利亚、英国相继推出与各自货币挂钩的稳定币。比如9月29日,London Block交易所计划推出一种新的与英镑挂钩的稳定币LBXPeg。

王岳华表示,他们去年就开始做稳定币研究了,德鼎基金在很多领域,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都会比较超前,因为公司总部在硅谷,很多原创的创意正是来源于美国。

他们认为,第一,实体世界的资产,包含黄金、美元、人民币,作为抵押的数字货币,有存在的空间。可能头部两个、三个会生存下去,剩下的或都将烟消云散。第二,绑定数字资产的稳定币也会存在,延续的时间或以10年、20年甚至50年计。

“现在美元稳定币,对我们国家的影响不大。因为我国经济是高度内生、高度控制的,少部分人可以通过翻墙上海外交易所交易,所以只有少量会溢出。”王岳华表示。

但高度财经质疑,由于数字货币的点对点交易特性,能换到美元便会催生勇夫。尽管现在是地方的金融局,但如果SEC审查通过,美国为其担保之后,便拥有了和美元同等的地位,那结果也就不一样了。

王岳华对此回应道,USDT到现在快一年了,主要做的还是比特币的兑换和美元支付。就像比特币至今是第一大币种一样,USDT会保持这种体量。

事实也似乎印证了王岳华的观点。GUSD交易量最大的Bibox交易所显示,每日GUSD的交易量在250万人民币左右,流动性相比其它稳定币来说很差,且价格仍然有一定幅度的波动,稳定币名不副实。

然而很多媒体认为稳定币会冲击法定货币,一旦稳定币达到广泛使用的时候,人民币的堤坝可能就防守不住。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也于近日表示,稳定代币可能对跨境资本管理框架带来挑战。

对此,王岳华也表示中国应该尽早作为,但是中国目前在这个问题上政策层面不予讨论,所以只能对政府报以期许。

那么区块链领域的终极形态会是怎样?王岳华认为可能没有所谓的终极,就像现在人们使用互联网但不会关注TCPIP协议一样。

首先,区块链可以转移价值,届时人们不会关注底层技术架构。其次,区块链实际并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在物联网里市值排名第5的IOTA,采用的DAG(有向无环图)技术方案,一样能够实现分布式数据库,不对称加密和点对点通讯,并且也有Token。

公开资料显示,IOTA是2014年众筹的一个项目,是为物联网(IoT)而设计的一个革命性的新型交易结算和数据转移层,基于新型的分布式账本——Tangle(缠结)而建立。Tangle(缠绕)是分类帐结构的名称,等同区块链,只不过使用的是网络结构而不是链状结构,这使它更具拓展性和稳定性。

曾投资特斯拉、百度的德丰杰风险投资公司(Draper Fisher Jurvetson)的创始人Tim Draper曾预言2022年比特币会涨到25万美元。王岳华指出,现在的比特币已经演变成数字黄金的属性,具备避险和保值效用,可以进行理财,不过比特币早就失去了支付的属性,成为了一个被投资的标的资产。

Token方面,具体可以划分为Security Token(权益类通证) 和Utility Token(功能性通证)。权益类通证包括分红权、拥有权两大基本属性。拥有权,就像一个公司的股权,有了实在的资产才不是空气币。王岳华认为只有国家有了法规出台,才可能有Security Token市场。

这个市场会很大,甚至会超过Utility Token市场。现在美国SEC已经开始相关法规的出台研究。

此外,已有人正在从事Security Token,比如数字货币的债券抵押贷款。现在最常见到的是数据类,通过个人贡献数据便可以得到激励。所以最简单的以数据交换而衍生的代币经济模型,里面也必然牵扯到激励分红,自然也带有了权益属性。

Security Token会让整个经济模式更加地多彩多姿,更加地富有弹性,衍生更多新的经济模式或业态。王岳华如是说。

关于人工智能

王岳华第3次创业项目是高端人工智能。那是以军方多普勒雷达技术做的无线心电传感器,通过一个微小的装置,放在距离人体差不多1到5米的距离,就可以把不止一个人的心电图给抓取出来。

王岳华认为人工智能势不可挡,而且越来越明确的是,人工智能会深度结合在很多应用场景上,与各行各业深度结合。

例如,对于民生消费场景——即to C的场景而言,识别等弱人工智能会越来越普遍;算法上的融合(Data Fusion)也会慢慢在应用场景里出现,特别是视频、音频(语音)识别,科大讯飞、商汤科技在这方面都做得有声有色。

另外,强人工智能已经应用在在很多的to B的应用场景上。特别是一些军用的场景。 所谓“强人工智能”指的是可能制造出具备真正能推理(Reasoning)和解决问题(Problem_solving)能力的智能机器,并且这样的机器能将被认为是有知觉的,有自我意识的。

但中国人工智能跟国外还存有相当差距。至于大概差多少年?王岳华说说不上来,不过不止一年,也不会超过十年。

另外,王岳华表示,区块链、人工智能、物联网的融合是最天然的结合,而且是最能够产生1+1+1大于3的功效。为什么?因为区块链是基于对数据的处理,人工智能也需要数据,而物联网就是提供数据。区块链有分布式节点,物联网本身也是分布式的。

区块链能帮人们构建更好的AI,比如说用去中心化方法来构建AI,或者给bots(或者说AI)建立一个网络,又或者让AI管理全自动的组织。当然,AI也能在很多方面帮助区块链,比如,AI能优化能耗,提升挖矿效率;AI能通过数据分区来提高区块链的可扩展性;AI还能用来检测欺诈行为。

关于投资之道

作为来自硅谷的基金,王岳华的投资哲学当然是价值投资。首先,希望找到的项目的确能够解决一些大的痛点。不过由于做的是早期投资,可能非常大的比重在于看人。他们会问项目方三个问题:what,who,Why。

  • What,项目所对应的市场,竞争态势如何,有什么样的竞争对手。项目有什么特点。创业者必须挖掘出项目的特色;
  • Who,谁来做。这个团队有什么样的经历,为什么这样的一件事,这个团队能做的更好;
  • Why,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个产品,发起者肯定看到了有市场,或者能填补空白,亦或是能通过这一套解决方案来解决一个特定问题。

然后再跳到上一层看发起者的动机(motivation)跟目标(objective),是什么样的关联性?可能是发起者有原始的创世的冲动来达到一个目标,为什么是他有这样的目标,为什么他有这样动机?全部绑在一起,就是德鼎基金对于一个早期投资人投资项目的基本的philosophy。

人是一个成长发展的过程,王岳华表示,德鼎不会因为项目方一时是否融到资以及一时成败来判断一个人,核心是怎么看待一个人以及他的思路,他想要做这件事情的思维方式及其延展。如果一个项目不成功,只要人对了,可以换跑道,投资人的权益会继续绑定下去。

那么延展到区块链领域,一个优秀的区块链项目必须具备哪些条件?

王岳华认为,必须要有真实的社区信任。不能雇佣水军和自己购买流量,而且社区信任是双向互动的;然后要有合理的权力分配,比如超级节点要看细则的设计,一是到底抵押多少币量;二是超级节点选择是随机性的,还是永久性绑定。随机性要设置一些条件使其合理,永久性绑定就变成某种层次的垄断。

此外,还要有有效的激励机制及激励资金全面的安全防护,包括智能合约安全,抗病毒的安全,防骇客的安全;分层的隐私,不要全隐私,也不要完全没隐私,取决于不同应用场景,要分层隐私;以及适当的权益保护,再就是健康的生态参与

这七大要素说起来简单易懂,但实际运作起来学问很大。王岳华解释,其中除了涉及共识之外,也涉及算法;算法之外更涉及商业模式以及生态体系的运行。其中权力分布及权益保护可以由智能合约以及不同的算法来实现,而激励机制以及生态参与则可以由简单浅层的共识机制来实现,但是安全就涉及到实打实的技术问题。

具体到投资一个项目,这七点不可能同时满足,那么王岳华会看项目本身是不是真的解决一些问题。

王岳华谈到了他们投资的一个项目Ledger。 2018年1曰18日ledger宣布结束7500万美元(6100万欧元)的B轮融资。本次B轮融资由德鼎创新(Draper Dragon)等四家Draper Venture Network基金领投。本轮融资是区块链相关行业中,最大的传统风投B轮融资(不包括ICO)。

“我们非常看好钱包的赛道,因为我们认为,第一,钱包是个入口,可以开展出一个流量的市场,一个to C的场景;第二,它可以有交易的功能;第三,它有社交的功能。”

Ledger届时已经实现盈利,成功在165个国家售出了超过100万个虚拟货币硬件冷钱包。他们还为金融机构推出了一项新的解决方案,名为Ledger Vault,服务于银行、对冲基金和家族办公室数字资产的管理。

王岳华表示,Ledger技术领先,而且它着重在企业级钱包,对于私募基金、银行、公司客户等需要多重签名、多重管理的区块链安全基础架构,价值比较大。国内Invault、BOX对它的模式多有模仿。

德鼎基金在区块链领域做布局的投资,从媒体、钱包、交易所、公有链、二级市场、行研,总共30多个项目,此外还投人工智能、医疗大健康、新能源汽车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