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BOS响马:一个互联网老炮对区块链的终极解码

文 | 金木 编辑 | Johnny

区块链这个行业要想新兴起来,需要的是人才进入,而FIBOS的建立便是从根本上为区块链降低开发门槛,这是行业发展阶段使然而非FIBOS自立使命。——响马

编者按

年近五十的响马在人群中一点不惹人瞩目,他身材不高大语气不嘹亮,但照面还是能马上分辨出他。尽管响马在过往的履历中已经曝光不少,但这些资料于如今还是显得太过陈旧了。唯一不变的似乎只有响马这一称谓——彪悍从不停止前进的匪人。

对响马的采访是一个解码的过程,这解码包括对他的认知、性格,也包括他从过往到如今的全部履历。可以用很多个单一的词汇来去形容他,如完整见证中国互联网20年生涯的“老炮”、生命不息编程不止的乏味“程序师”、甚至是闪烁着诸多智慧光芒的“社区治理者”。

诚然,他是一个多面体的存在。

朋友对他评价坚持为甚,响马对此不以为然 ,认为他们忽略了一点就是他并没有找到其他值得坚持的事情。他又在微博发文,说每个人都不能改变世界,只是在世界改变的时候恰巧做了正确的事情。

被他反复提及的两句话是,一是“找准自己的赛道”,二是“改变自己很难”。还没有到知天命之年的他似乎早早知了“天命”,言谈之间若隐若现的“宿命主义”不时暴露着他。

他深迷《道德经》,中学还为此专门行文来解释“小国寡民”的真正含义;他又富含“仪式感”,在西祠胡同的多舛岁月里,一次回归两度离走,而日期都定格在他的生辰;他18年彻底转型区块链,75万粉丝以及迄今100多条的微博里,只见现在不闻“过往”。

我们很荣幸遇上老炮“响马”,听闻他用过去几十年里形成的认知来解码“区块链”;也欣喜于他并不像外界贴上的“悲剧英雄”标签,在众人戚戚然的“熊市中”昂然前行;同样感动于这样一位自我调侃“单调乏味”的程序员处处闪动着的人生智慧。

当然,我们更希望将这些传递与你,与你一起感受响马的故事。

第1章:几度沉浮

71年生人的响马出生于河南信阳,18岁考入南京动力专科学院。进入这所大学的契机包含了诸多原因,最主要还是来自于自己对计算机的热爱。据他所说,在三年的高中生涯里,他已经看了电器方面的各个领域,从无线电、模拟电路再到数字电路,唯一有一个东西令其“不懂”。

彼时正处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交替期,信息革命开启和全球互联网泡沫兴起的前夜。80年代末,个人电脑开始胜任一些只有大型机才能做的工作,乔布斯帮助苹果公司开发的两代个人电脑带领其达到第一个巅峰,而微软于1990年发布的Windows3.0半年便卖出了200万份拷贝。

这个不懂的东西便是“软件”。因此1989年,高中毕业后的响马在所有的志愿中,统一填报为“计算机”并且一律“不服从调剂”。在南京动力的3年学习里,他深度了解了计算机的相关知识并于1992年选择留校任教。

彼时的响马本已经获得了郑州工学院的工作派遣,但根据当时的教育制度,体制内的留校只能去往“实验室”走“工程师”路线,而没有“坐班”制度的执教一度令响马“心向往之”,因此母校破例所给出的留校(软件组)任教成为说服他的唯一理由。

1998年,还在职任教的响马于业余时间开发出“西祠胡同”,这是上世纪90年代末比较早期的BBS社区项目,是“第一个将BBS真正做成社区的互联网产品”。但这个项目的诞生十分偶然,它来源于响马的另外一个“想法”。

与西祠网友聚会的年轻响马

20世纪末的中国互联网刚刚进入“门户”时代。1994年,一个叫做杨致远的斯坦福博士生联合两名童鞋开发出一个叫做“雅虎”的网站,并引领了此后的一众互联网公司。两年后,中国的三大门户网站搜狐、新浪和网易也成立。

在1994年-2000年的互联网大航海里,各类网站相继出现,从政府部门、学校、公司到个人都在自建网站,但这就是互联网的真正面目么?是那些到处涌现的“信息港”么?响马认为并不是,真正的互联网应该是“更自由,更轻松,每个人都能参与”才对。

20世纪末的中国互联网

于是他萌生了一个更宏大的想法,即建立一个开放式平台,让每个参与者都能在上面“招兵买马”,实验自己的任何想法。

尽管该想法在之后没有得到顺利实施,但却开发出继承了该思想的“西祠胡同”。在此之前或往后,BBS社区项目都是“自上而下”的管理架构,西祠是第一个真正将BBS做成“社区”的互联网产品,里面涵盖了完整的用户角色、权益系统、私信系统、开放式运营等。

1998年4月,西祠居委会第一帖诞生;2001年9月,“911事件”西祠网友大讨论,创下单个版块在线千人的历史记录;2005年,西祠员工不超过20人,注册用户却达到了900万,其中收费VIP用户超过1%;2006-2007年期间,西祠发展到达高峰。

响马陪伴了西祠胡同总共13年。中间一次回归两度离开,两次离开相隔长达10年。2000年e龙收购西祠胡同;2001年响马离开,2005年响马回归;2011年再次离开。首次离开是因为宽带基建,而回归是要“狙击天涯”,再次离开则是移动互联网将要来临。

回归西祠的响马,主要做了几件大刀阔斧的改革。首先是重构产品,包括技术和社区结构的全面重构。从当年的3月份改版启动到10月1号完成公测,在线用户数在完成之后的三天内即翻了1倍,此后每年以增长1倍的速度发展。

西祠胡同成为中国那批最早期网民的互联网记忆

21世纪初,多普达开始陆续发布自己的智能手机;2007年,苹果发布第一代IPhone,成为全面屏手机的鼻祖;2008年,响马判断移动互联网大潮即将来袭。也正是在该年,苹果发布第二代IPhone,并上线APP Store。

第一代iPhone真正开启了智能手机时代

2015年,西祠胡同被e龙以7650万元价格再次易主;2016年西祠官方发布减薪公告;同年,网易论坛发布关停公告;2017年,搜狐社区关闭,同年,猫扑社区寻求出售;2018年,天涯社区转让股权。一代BBS社区王朝就此落幕。

如果以此便认为BBS社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具备生存基因,响马说这便是在“拿结果推断原因”。在当时,包括BBS社区在内,QQ和门户网站都没有很好的盈利方式,这不是单一项目的问题,而是整个互联网的行业性问题。

当一个技术没有降到足够低的成本并与实体经济相融合的时候,一定在盈利模式上存在问题。响马表示,如今再来看互联网产品,微信的“群聊”、微博和头条的评论功能(评论区)等,已然继承了BBS社区的核心元素。对于这一产品而言,落后的只是旧体,保留的仍是精髓。

第2章:转型解码

转型之前的南京第三极科技有限公司从事的是技术外包业务,响马说他们几乎是世界上“最辛苦的外包”。因为业务范围不限,跨度巨大,对于每一个陌生项目都“没有积累”。事实上,当时响马和团队正在观察各个领域,包括AR、VR甚至是3D打印等种种新兴技术。

观察和思考的结果是导致响马产生了某种悲观情绪响马说这个社会就像一个庞大的“中国结”,每个人都在被另外的人所困住或者正在困住别人。而这些新兴行业和创新技术并不具备改变(颠覆)整个世界的潜力,他需要找到具备某种重构力量的新技术。

2017年7月,响马开始着手深入研究区块链。8-9月,疯狂研读比特币、以太坊等各大公链项目的白皮书,它会是那个新技术吗?但似乎“不够”。此后又陆续研究了DAG和IOTA等,但还是“不够”,直到后面看到去中心化交易所BTS,切入石墨烯,再看到Steem和EOS。

此时的响马感觉可能找到了自己“真正要找的东西”。

EOS.IO的诞生,力图弥补比特币糟糕的交易体验,并成为以太坊的强大竞争对手

2018年5月,响马动身上海参加石墨烯开发者大会。这次上海之行他要完成两件事情,一是观察石墨烯生态的调性,二是确认自己将要做的事情在这个生态中所处的位置。结束之后的响马得出了两个结论:

第一,石墨烯生态已经有真正在跑的项目,有实力;第二,他要做的事情在生态中是空白,有机会

于是,响马和团队在6月1号向社区宣告:FIBOS(https://fibos.io/)项目正式启动。

FIBOS 与社区联合发起了首季 DAPP 征集大赛,“一个念头就能掀起一轮巨浪”,号召和激励更多的创业者加入区块链改变世界的浪潮中来

这是一个基于 EOS 技术架构开发的新型公链,采用 DPOS 共识机制,满足大规模商业应用的要求。并创新性地采用了基于 Bancor 协议的通证模型,实现通证经济体系的快速建立和健康发展,融合了 EOS 和 fibjs 的 Java 运行环境,扩展了 EOS 的可编程能力,并且能够使用 Java 开发智能合约,让智能合约编程变得简单、高效。

相对于EOS智能合约所需的C++语言,使用Java的FIBOS大大降低了学习和开发成本,更省去了EOS开发繁琐的步骤,降低RAM及CPU的消耗。

选择切入以EOS为代表的石墨烯领域,原因是响马认为在未来的3年以内,区块链聚焦的领域在于商业化(区块链商用),即怎样利用区块链来解决商业领域的价值流动。EOS的设计理念认为区块链要解决的价值流通量是像发一笔工资或者游戏中的一笔道具交易大小,而非重资产。

因此对于这样一个规模的价值流动,首先肯定不能忍受双花,但又不必须要求将安全做到军火级别;同时对于性能的容忍度也相应降低(重视效率)。响马表示,在接下来的1-2年,Dapp会是区块链领域的发展重心,最迟到明年年底便可以瞧见什么样的Dapp真正为大众所需。

EOS Dapp生态一览图 来源:MEET.ONE

但一个不可忽视的疑虑在于,就目前可以看到的Dapp,投机和博彩类仍然占据着主流。响马对此合理性的解释是,它如同早期的互联网用来发Email一样,会长期存在,这是由最初的技术机制使然。在未来,一定会扩展衍生出更丰富的应用生态来。

响马认为,人类社会正处于新旧金融世界的交界地带。现在的区块链和早期的互联网一样,都具有“革命性”。新的金融秩序要建立,就必须向已有的“资源聚集地”“靠拢”,并降低流动成本,将门槛外的大众们纳入到该体系中。

更长远看,区块链的目标其实是要消除资产而非使其流动。这听起来令人感觉艰涩,响马说要理解它就必须深刻理解现实世界里的“资产”概念。比如现代人的购房购车,真正的原因乃是在于“交易成本过高”。为了避免过高的交易成本,人们不得不拥有它。

形成交易成本过高的原因是消除信任的成本高。想一想现实世界里的购房购车程序,以及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了信用背书,在最繁华的中心地带所构筑的高楼们。你就会明白,为了构建信任,人们花费了多大的成本。

当有朝一日,人们随时随地可以开车打车,可以住房用房,而丝毫不担心信任违约问题,房和车这些资产将会不复存在。而区块链是解决信任,降低资产流动成本的天然利器,它的出现使得以前不能或者交易不起的资产可以交易,资产会变得越来越“碎片化”。

资产“碎片化”的结果便是很难再堆积为“重资产”,最近被广泛讨论的STO这一概念正是将资产碎片化的阶段性工具,即便它是披着新概念外衣的旧东西,不被有些人看好,但从这个角度来讲,确实有可能成为拉动区块链的新抓手存在。

它是一个很长期或者说是区块链的终极形态吗?响马说可能很长但也可能很快。事实上,1998年的互联网已经在“信息碎片化”,但程度还没有达到影响彼时大部分人的生活。等到了信息足够碎片化到影响大部分人时,门户时代也便迎来它的终结。同理,STO亦然。

区块链是比互联网更高维度的价值网络,该网络建立在认为未来是一个信任消除和资产碎片化的世界上

响马说自己的长处是做“0到1”,而不合适做“1到N”。区块链这个行业要想新兴起来,需要的是人才进入,而FIBOS的建立便是从根本上为区块链降低开发门槛,这是行业发展阶段使然而非FIBOS自立使命。

它同样继承了那个“宏大”想法——更自由,更轻松,每个人都能参与。人生最重要的莫非“找准自己的赛道”,响马反复表示,他和FIBOS都不能确定区块链的产品形态,那是后来者的赛道,不属于他和FIBOS。

他们唯一需要做的是:当这个世界改变的时候,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儿。

后记

FIBOS(https://fibos.io/)的诞生其实旨在解决区块链行业中的两个关键问题,一个是人才准入,一个是价值流动。对比于上个世纪末的互联网便会发现,虽然表面解决的是“信息流动”,但本质降低的还是信息获取门槛,只有它被大多数人都用起来,互联网才得以成为未来。

区块链亦然。响马不否认它比如今的互联网进入门槛更高,这包括技术层面也包括认知层面。某种意义上,区块链是一个比互联网更高维度的价值网络,在没有更多新新人才加入进来之时,后面的产品开发失败的风险性更高,这个行业里应该出现一个强拉动力量才行。

响马说他们不是这个力量,但他渴望这个力量被他们找到,而FIBOS开发平台便充当了这样一个发现工具。对于技术出身的响马而言,区块链乏弱的可开发和可编程能力如鲠在喉般困扰着他,因此他希望去做这件事情,为这个行业的开发环境带来改善。

对区块链本身来说,提高价值流动性是它的天然使命。但目前的行业发展状况是,一些开发项目必须或者很大程度上借助ICO这一形式方能解决自身的价值流动,而这更加剧了整个生态对于中心化交易所的依赖。

显然,响马表示,对于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却必须要仰仗中心化的机构,某种意义上是这个市场的“畸形发展”和区块链的“耻辱存在”。FIBOS如果不能解决自身的价值流动,那它距离启动就始终有一段路要走。

好在经过响马多个日夜研究和团队的激烈讨论,FIBOS借助IBO完整跑通了自己的价值流通模型。平台内置的智能通证FO不仅会像EOS一样,可以购买FIBOS主链上的开发资源,更是作为FIBOS上面的所有项目发行智能通证和IBO的准备金货币的存在。

它是 FIBOS 生态的经济血脉,是社区和整个生态发展的重要助推剂。

FIBOS工作室里的响马

回望整个采访和纵观FIBOS整个项目,不仅印证了这是响马所说的“0到1”的突破之举,还继承了他关于区块链世界里的“资产碎片化”思想。我很喜欢他所说的人生最重要的莫非“找准自己的赛道”,在FIBOS四五十号员工忙忙碌碌的氛围里,不惹人注目的响马俨然成为了最关键的核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