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幼儿园园长:一个“知识分子”在区块链里的“实业精神“

文 | 金木 编辑 | Johnny

选择min zhu ji zhong zhi的方式,却不去行集中之手段,任由权力真空形成。——园长

编者按

园长是一个区块链作者,不是真的幼儿园园长,只不过他给自己的公众号取名叫做区块链幼儿园园长。80后的他身材瘦削,做激光手术前戴着眼镜完全一副“知识分子”的形象。但现在摘了眼镜,留着短寸,距离“实业家”更近。

他对“理想主义”这个词心存芥蒂,表面言“能成大事”,实地里“嗤之以鼻”。回望职业生涯的整个过程,他都在与自己“较劲儿”,说自己总遇上“捅不破的窗户纸”地带。过往的那些“挫败感”如今仍历历在目无法摆脱,具体到一言一行,清晰到如昨日重现。

在实业(物流)里做业务的那段时间,他曾经整宿地练习“甩车”,说“你只有一次成功机会,失败了别人不会给你第二次”;转行餐饮做夫妻肺片,特意跑到成都当“两三个月学徒”,告诉自己“要像个劳动人民”,做了激光摘了眼镜;现在做直播,也反复强调“不要绕,得解决问题。”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儿”成为他最常用的说辞,也成为他对待很多事情的态度。或许是很多年后,他终于看透了彼时“捅不破的窗户纸”,在区块链领域的很多问题上也便看得更加根本。只不过在“看得根本”之外,留给他的选择似乎仍然不多。

他说自己以前坚信即使“所爱如隔山”,但“爱可翻山海”,因为“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终归来”。但后来才发现,在跋山涉水、渡海越岭之时,有些东西早就失散再不复还。所谓“所爱如隔山海,山海却不可平。山海虽亦可平,但难平是人心。”

因此,我们想写一写他的故事,写一写他犀利诙谐的认知下不为人知的背后。

第1章:进实业下基层

80年的园长生于山东济南,98年考入山东大学。彼时山东学子都“比较保守”,并不像如今的学子们“一早就想好去哪个城市”。更多是待在本省,离家人们更近。此外,由于对专业的不熟悉,只凭借打小儿对昆虫的热爱,园长选择了生物学专业。

年轻时候的园长,以自己特别不爱照相,没有照片为由拒绝提供

后来的结果证明,他将在忍受这个专业的“无聊”三年之后,选择退学提早进入自己的职业生涯。

1998年正适逢中国互联网的开端:三大门户网站刚刚建立;11月腾讯正式成立,次年OICQ诞生;与此同时,马云已经创业失败两次,1999年在杭州创立阿里巴巴;2000年,李彦宏回国创建百度。

那时园长便使用了OICQ, 5位数的注册号码,成为QQ最早的一批用户。期间,游戏也成为他闲暇的消遣所在。彼时的游戏种类包括星际争霸、FIFA足球世界或者是MUD类(一款多人即时的虚拟世界)等,采用拨号上网的BBS也成为学子们的钟爱。

QQ前身OICQ注册页面

由于当时的山大生物学系正处于建设初期,学科体系以及器材设备并不完善,加之大学仍然采取的应试教育方式,令园长深觉迷茫和无聊。在大三的下半学期,美国911事件爆发导致签证受阻。加之改签其他国家兴趣不大,园长就此选择中退。

2002年春,他将过往全部清零,来到上海谋求自己的第一份职业。这是一家叫做全一快递的民营物流公司,由于形象好,表达能力佳,园长入职担当总裁秘书。这种“空降”性质的任职让他遭遇到自己的第一个“捅不破的窗户纸”。

21世纪初,全球经济和国际贸易的迅速发展,使国际分工更加密切,也促使物流业快速发展。随着中国在2001年正式加入WTO,物流在中国迎来蓬勃发展期。全一物流也便是这一时期的产物,它成立于2000年左右,后来又几经辗转。

在这样一个领域担当总裁秘书,对于初出茅庐的园长充满挑战。一方面,管理层级以及业务部门之间的潜在规则地带,妨碍着指令的上传下达;另一方面,对基层业务的不熟悉,又使得他的权威面临着来自业务员工的拷问。

园长说没有人向你捅破“这层窗户纸”,总裁会“急切地要求你悟出规则”;而部门经理希望“你被蒙在鼓里”来保障自己的利益。游离在这层灰色地带令他总感“碍手碍脚”,在从事这一职位一年之后,园长转岗到业务领域担任部门副总经理。

为了锤炼业务,他去整宿地“练习甩车”,这是个熟能生巧的活儿,因为入库只在一秒间,失败便被别人抢先;无数次去网点蹲点,来解决“丢件”和实现“同城递”;同样捋着地图在一个个“片儿区”之间来回跑,跟着好的业务员去派送“特殊件”等等。

21世纪初的全一快递,承接机构(B端)和个人(C端)两端业务,来源主要基于公司积累的人脉资源,由于创始人背景,台湾方面的物流业务成为其竞争力之一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快递业是更深的江湖。不同地域之间结成不同的帮派,不同帮派又有着各自界限,园长有不少次目睹到打群架的行为。这段时期给他的深刻感受是:原先他以为“一切都应该有秩序,下级就该服从上级”,但现实的状况是“一切都是利益的博弈和妥协”。

2007年,园长开启自己的第二段实业生涯,转行餐饮做夫妻肺片。打听到成都那边的味道最好最知名,便跑去找到一位“师傅”做学徒,明白核心“得做出优质的产品,为客户带来真正的价值”。两到三个月之后学成出师,在济南建立第一家门店。

2000年起,顾客消费卤制品的渠道开始走向多样化,专店和商超渠道双重发力。其中周黑鸭、煌上煌、紫燕百味鸡,久久丫、绝味鸭脖等连锁卤制品专业店相继出现,成为市场份额排名前五的主流品牌。

园长的餐饮品牌门店,以自己特别不爱照相,没有照片为由拒绝提供

巅峰时期,园长的夫妻肺片店在济南开设了8家。2013年,紫燕百味鸡在济南进行扩张,便谋求收购他的门店。园长说这里又是一个“捅不破的窗户纸”,叫做“资本的力量”。或者用他自己的话叫做“动杠杆”,先前自己做“百年老店”的品牌方式,失去了扩张效能。

而此时的全一快递,在2009年作价3亿元被中外运-敦豪收购,2年后被中外运-敦豪以1亿元再度转让。全一快递以及园长的8家门店在某种意义上结局雷同,都成为这个时代前进下的垫脚石。自此,园长告别餐饮行业。

刚进入这个行业(餐饮)时,园长对自己说“你现在是个劳动人民了”,要有个劳动人民的样子,便去做了激光手术把眼镜拿掉;离开这个行业时,他也丝毫没有提“失落”一说,只是表示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管理者:利润的大头分给手下,自己永远拿小头,这样别人才会跟着你干。

第2章:区块链幼儿园

2013年,园长以挖矿进入到区块链行业。彼时的园长在济南最多时拥有四五百张显卡,成为区域间的大矿主。2017年底,他开始研究EOS。次年初,开设区块链幼儿园园长的个人公号,三个月后,文章阅读量上涨3倍,区块链幼儿园社群也快速壮大到数千人。

园长写“作文儿”的风格非常特别。1月21日,他在公号的首篇文章《多涨了三五刀——比特币,炒币,一夜暴富?区块链,EOS,财富自由?!》中,开篇写道:“比特币行的交易厅外,横七竖八地停着各处骑来的小黄车。车上骑的都是肥肥的新韭菜,把车身压得很低。”

并在文章放上1933年的民国简笔作封面,上书:人生之祸患靡定。

该图出自1933年7月10日《人寿季刊》第2号

此后,园长将内容聚焦于小白释疑和币圈基础知识普及,为自己迅速赢得了一大批关注者。

在经历了对比特币的注册、交易以及挑选交易所等基础知识的普及两个月后,3月中旬,园长开始发表区块链的前世、今生和未来系列文章,对整个区块链世界的3大公链——比特币、以太坊和EOS,进行宏观梳理。

同时文章基调稍变,开始聚焦EOS生态。这之后又陆续发表淡鸟癞痢魔的黑化系列文章,对EOS以及它的创建者BM做深度解读。在该系列文的第一篇,园长亲自做题记:

阴影笼罩前方

但是,同行的旅人啊

影子是光的朋友

有光的地方才有影

光与影的交错正是不可知的未来的美好注脚

6月1日,是EOS主网预定正式上线的时期。很遗憾,由于节点之间的共识协调问题,上线日期被推迟。园长在该天发文《EOS主网落地在即 看不见的战线 没有硝烟的战争》,最后打出五个字的拼音——min zhu ji zhong zhi。

6月7日,快的创始人陈伟星发微博斥责“BM骗局”,指出“石墨烯”、“超级节点”等为“伪区块链概念”,EOS是行业“高风险毒瘤”。园长发文抨击,讽刺“知名青年创业家”心浮气躁,是个只赚快钱的人”,并犀利指出“打车链”的商业逻辑硬伤,以“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作结。

6月25日,园长发表《EOS u know nothing》,封面配图《权利的游戏》中的火吻Ygrrite,表示“执笔之时,正是两人(Ygrrite和John Snow)成婚之日”。5天后,再度发文《币圈资金盘》,并配乐日文歌曲《今晩はお月さん (今晚的月亮)》,点击有女声在唱:

何もかも忘れて/想要将一切忘却

眠ってしまいたい/就这样入眠

之后停更半个月,7月18日向大家宣告回归。半个多月后发表《EOS狼人杀事件》,揭露EOS生态背后的黑幕,呼吁责任方赔偿受损害的“韭菜”。4天后,发表狼人杀事件后续,指出交易所和节点之间的“串票问题”,并表明当前局面节点已经开始“分裂”。

2个月后再度发文《信誉——一旦逝去永不回 | EOS团队和投资者不同步的未来》,讽刺BM新近提出的“URI方案(Universal Resource Inheritance,中文译作‘普遍资源继承’)”短期内不具有实际操作性,并指出EOS:

“选择min zhu ji zhong zhi的方式,却不去行集中之手段,任由权力真空形成。”

10月,园长开启很早之前就筹划的直播事项,将文章输出认知的方式转变为直播进行。在一直播的直播间里,真实流量(观看人次)一度达到数十万。

他先前说 “比特币的长期持有价值和EOS的短期投资魅力”;近期以“min zhu ji Zhong zhi”来精确概括EOS的公链本质,这种观察让他对“去不去中心化”的讨论已经丧失兴趣。

他希望“弥补权力真空”,解决“共识协调问题”。在参与EOS Alliance的议题讨论时,明确支持老猫所提议的“代码开源”,并表示EOS的当务之急是出台“条款”。

直播中的园长(朋友圈鲜有的他拍图片之一)

以上。(更多认知主张及背后逻辑,可以点击上述文章链接详细了解,在此不多赘述。我们想说一说下面的题外话。)

题外话

对于园长来说,他对EOS和区块链的完整认知都输出在区块链幼儿园园长的公号里,再在这里摘取他的认知便多少显得突兀,因此只做关键性的文章罗列来展示他对待EOS的态度转变。其实再确切一些说,是他的取舍变化——决定输出哪些和不输出哪些。

德国辩证主义大师黑格尔有一句著名的名言,叫“存在即合理”,按照辩证法,它的反面即“合理即存在”。也许在园长发表区块链的前世、今生和未来系列之时,他便已然明了EOS的长短期走向,正所谓“影子是光的朋友,有光的地方才有影”。

他在区块链尤其是EOS技术开发和治理方面,有着睿智精准的分析。“发现问题、指出问题并解决问题”反映出他强烈的“实业精神”,过往的那些经历不能说完全决定了他现在的认知态度,但一定具有某些影响。

很多年后,他再回过头来看在实业领域里的那些“捅不破的窗户纸”,说清晰到如昨日重现。我问他:如果彼时你就能看透这些,就一定会将那些处理好么?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会。当然,笔者对此不置可否,从如今他在区块链领域的认知来看:

即使他把问题看得很透彻,但有些并不被他所掌控。

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值得被记录被解码被认知。海明威在文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冰山理论”,说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是冰山一角,隐藏在下面的庞然大物鲜被人认知,但那才是最重要的支撑和根本。

我们希望去发掘它。

他说这么写 “不太合适”,因为看起来是在描写“某个影响力很大的人物”,但他不是。对于他来说,影响力需要某种成果来佐证,不希望外界以为“故作宣扬和包装”。但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是,是不是只有翻过某个山才会有被铭记的理由?

显然不是,我们想做山之前的见证者。

在某次直播调试时,画面一直在晃动而无法定格在他身上。随着画面的渐渐固定,他的身影也便越发清晰。那是在上海的某处户外,他正在扮演熊猫卡通人,大大的卡通服装套在他身上使他备显高大。一个好奇的小女孩在他身边围绕着,在下午慵懒的阳光下,留在地上两个颀长的身形。

分享到